新冠疫情如何影响尼泊尔大象的命运?

在喜马拉雅山山区,骑着大象穿越茂密的森林,让许多游客第一次看到林中的各种野生动物。

在奇特旺国家公园(也译奇特万国家公园,Chitwan National Park),他们可以观赏到信步的老虎、豹子以及独角犀等动物。

奇特旺国家公园也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遗产地址。多年以来,骑游览野生动物园吸引了大批游客,也给当地人带来可观的收入。

然而,新冠疫情冲击旅游业,一些大象游的业主甚至被迫卖掉自己的大象。

苏曼(化名)就是其中之一。他是当地一家酒店老板。几十年来,为到国家公园来的游客组织游。

  • 葡萄牙沉船的象牙揭示象群家族的惊人秘密

  • 动物世界:非洲大象成群神秘死亡之谜

  • 象群秘密:你所不了解的年长公象的角色

苏曼从八十年代末开始经营这个生意,一开始从尼泊尔富人手中租大象。很快,他赚到了足够的钱,从买了2头大象。

苏曼表示,这里的森林很适合大象游,游人可以充分利用旅途观光和欣赏稀奇的野生动植物。

「养大象开销很大」

一头成年大象一个月可以给主人带来1250美元(大约8000人民币)的利润,这对这个喜马拉雅山麓小国的人来说是一笔可观的收入。

但疫情切断了他们的收入来源。随着旅游限制和减少,像苏曼这样的许多野生动物游业主被迫卖掉自己的大象。

苏曼说,养一头大象开销不小:包括食物和医药。如果疫情长期持续下去就很难承受这些负担。

苏曼一个月仅喂大象的开支就接近1千美元。在收入开始减少后,他决定把其中的一头大象卖给印度的一位买主。

卖大象虽然赚了点钱,但钱很快就被用于其他开销:偿还贷款、支付员工工资以及维修等。苏曼说,关键是没生意。

「大象是我的朋友」

但对苏曼来说,大象并不仅仅是他用来做生意的一个工具。

「大象一看见我就会出声,当我喂它水果或是菜花时,它也会有所表示,」苏曼说。

尽管专门有人负责照顾大象,但苏曼只要有时间都会去看他的大象,并与它们交互。

苏曼自豪地说,他的那头大象特别勇敢,甚至不怕老虎。比如,通常大象如果感觉到有老虎时会发出声响,不愿前行,但他那头大象会听从驯象师的命令,训练有素。

苏曼说,他卖掉的大象最终可能会成为富人的宠物,或印度寺庙中的神象,参加各种仪式表演。

他还说,在卖掉一头大象后,另外一头大象明显出现紧张焦虑迹象,好几天时间才恢复过来。

尼泊尔野生动物园前景如何?

尼泊尔经营旅游的人生意近期复原不抱什么希望。据尼泊尔移民局的统计,同2019年相比,2020年来尼泊尔的游客下降了80%。这一数字与1986年类似。

和苏曼一样,许多野生动物之旅的业主把大象卖给印度人,这违反了濒临危险物种贸易法律的规定。

尼泊尔和印度都是全球《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》的签署国,该公约禁止濒危动物的交易。

「奇特旺联合大象合作有限公司」董事长提瓦利介绍说,新冠之前有55头私人大象,现在只剩下35头。 他希望能为大象专辟「散养区」,并为经营大象游的人提供贷款,帮他们度过难关。

但尼泊尔政府说,他们不允许役用大象在受保护的森林区觅食。官员们还加强警戒,以阻止大象越境易手。

在印度、斯里兰卡和泰国等许多国家,人们利用圈养大象招揽游客,但新冠让经营者的负担变得越来越沉重。

「我今后再也不会买大象了」

近年来,野生动物游的经营者也面临动物权利组织人士的压力。一些活动人士呼吁改善大象的待遇,而另外一些人则希望全面禁止骑大象旅游的项目。

苏曼表示,过去一些驯象师总认为只有鞭打大象才能让它们听话,但现在已经发生了很大改变。

苏曼说,驯象师已经接受培训,要有爱心。但苏曼认为,要想满足动物活动人士的所有要求不太可能。例如,他说,如果不给大象上枷锁,并关在棚子里,它们会逃走。

但苏曼也说,动物保护人士的宣传已经奏效,越来越多的游客已经拒绝他提供的骑大象旅游。

奇特旺的一个主要旅游点已经推出徒步跟随大象的观光游。

苏曼说,「我今后也不会买大象了,」「将来我们的旅游业会出现重大变化,不会再用大象去做野生动物观光游了。」